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入会 | 登录会员

欢迎光临广东省服务贸易(外包)公共服务平台!今天是: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研究报告
南都重磅发布《2020上半年互联网企业反腐报告》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9日

南都商业数据新闻部今日重磅发布《2020上半年互联网企业反腐报告》。根据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裁判文书网对外公布的、企业自行通报对外披露的互联网行业腐败舞弊案件约60起,超过100人被开除或移送公安机关。案件共涉及10家互联网公司,主要分布在电商、文娱、外卖、出行等领域。2019年被视为互联网行业反腐风暴的开端,年内,互联网行业内的18家企业共曝出超过190起反腐案件,涉及员工数量超过400名。对比2020年上半年数据来看,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反腐工作目前已进入常态化。此外,南都记者还留意到,近两年曝出的案件中,中高层涉案逐渐频繁,今年上半年曝光的互联网企业反腐案件中,已涉及超过10名中高层管理人员,占总体涉案人数比例接近10%,包括百度集团副总裁、喜马拉雅市场部副总裁、滴滴某部门高级总监、美团某事业部部门总监等。

互联网行业反腐常态化

今年上半年互联网企业反腐报告显示,从2015年至今的5年半时间里,共有27家互联网公司曝出了超过360起腐败舞弊案件,其中2019年开始,被曝反腐案件的互联网公司数量、腐败舞弊案件总数量和涉事人数均呈现爆发式增长,2019年全年互联网行业共曝出超过190起反腐案件,涉及滴滴、大疆、ofo、美团、360、陌陌、DaDa英语、苏宁、小米、百度、暴风集团、拼多多、房多多、网易、京东、阿里、腾讯、联想18家互联网企业,超过400位员工被开除或移送司法机关调查。

2020年,互联网行业反腐浪潮仍在继续。据南都记者统计,截至2020年上半年,有10家互联网企业曝出约60起腐败舞弊案件,包括百度、喜马拉雅、美团、京东、拼多多、大疆、合一集团、字节跳动、滴滴出行、阿里巴巴等。其中,有5家企业成立时间在10年以内;最年轻的互联网企业为拼多多,成立时间仅5年;最年长的为京东,成立22年。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上半年曝出反腐案件的互联网公司中,多数公司通过自我审查、自行通报的方式发现和举报反腐行为,这意味着互联网公司对腐败舞弊的打击行为已成为常态化。

其中,拼多多以34人的涉案人数及18件相关案件的披露力度居于2020年上半年互联网反腐风暴之首。而素来对贪腐毫不手软的滴滴公司则让风控合规部与多部门协同配合,共查处舞弊违规案件17起,涉及违规人员30人。同样将反腐自查“常态化”的美团,于4月28日将2020年一季度生态反腐刑事打击案件查处结果进行通报。结果显示,2020年以来,美团共查处各类刑事案件12起,移送公安机关33人。

此外,百度、字节跳动、京东等互联网公司在2020上半年披露的腐败案件皆为公司内部审查中发现。

南都商业数据新闻部去年发布的《2019年互联网企业反腐风暴》报告曾对31家互联网公司进行了调研统计。结果显示,在31家互联网公司中,6成以上的公司在规章制度中涉及反腐败舞弊行为的内容,7成以上的公司设置了反腐相关职能部门,8成以上加入了由京东倡议并联合知名企业以及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发起的共享失信企业、人员名单的“阳光诚信联盟”。

电商运营岗位频繁爆雷

分析《2020上半年互联网企业反腐报告》中涉及的案例可以发现,披露案件数量最多的三家公司分别是拼多多、京东、美团,均为平台型互联网企业。对此,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平台型企业往往在短时间内从小型创业公司成长为体量庞大的巨头型企业,而在此过程中,运营和推广发挥着重要作用,该领域因此更容易滋生腐败。

南都记者通过分析以上案例发现,电商平台的腐败行为主要发生在筛选商家、为商家进行推广运营的过程中。

据裁判文书网今年2月10日和3月3日披露的两则判决书,某电商平台分别在生鲜事业部和服装部发生两起腐败案件。其中,一位生鲜事业部水产业务总经理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11月期间以“有权选择产品供应商、可以决定产品的搜索排名,分配广告位置”为由,多次收受大闸蟹供应商王某贿赂共计90万元,在2018年12月6日,该水产业务总经理被公安机关查获归案。

另有一位时尚事业部服装行业运营人员在2016年11月至2018年1月期间优先为相应店铺提供网上商城“秒杀”坑位资源,收受相关店铺人员共计人民币29.4万元,于2018年12月12日被抓获归案。

同样在运营岗位曝出腐败行为的还有拼多多和“考拉海购”(原网易考拉),涉事领域均为服装行业运营。

据拼多多今年3月发布的公告称,该公司招商部品牌男装组总监云霹、招商经理六神,多次收受多名商家贿赂,两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现云霹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六神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此外,据裁判文书网2019年12月17日披露的判决书显示,2017年1月至2018年5月期间,网易无尾熊(杭州)科技有限公司运动户外事业部总监栗某,在负责网易某购平台运动户外相关产品的采购和销售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供应商北京长天时代户外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实控人尚某通过转账方式八次贿送的钱款,共计人民币182100元。依照刑法相关规定,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如下:被告人栗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其违法所得人民币182100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中高层涉案占比10%

分析2020年上半年互联网企业已披露反腐涉案人员岗位分布可以发现,运营、商务拓展、采购、市场营销岗位中出现了较多腐败行为。这种现象与这些业务领域中存在较大利益往来相关,其腐败舞弊案件的高频行为主要集中在受贿、谋取私利、违规等。

南都记者此前发布的《2019年互联网反腐风暴》报告显示,销售、渠道、市场、运营以及商务拓展/BD同样为反腐重灾区,其腐败舞弊案件的高频行为包括受贿、职务侵占、牟取私利、诈骗、虚报费用、行贿。

对比可以发现,2020年上半年曝光的案例中,采购岗位涉事频率提升。

据裁判文书网2020年5月19日披露的判决书显示,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原采购经理伊丹任职期间,引进威欣睿公司作为大疆公司的供应商。伊丹离职后,采购经理吕龙负责威欣睿公司的采购业务。2016年上半年,吕龙与伊丹商量后,由伊丹找威欣睿公司总经理林某索要好处费,提出按照采购额的5%收取,林某经考虑后表示同意。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间,共转账2626788元。

法院最终判决,伊丹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追缴被告人吕龙、伊丹的违法所得人民币2626788元,依法没收。

大疆公司早在2019年1月发布的反腐败内部通稿曾披露,处理涉嫌腐败和渎职人员45人。其中,涉及供应链决策腐败的研发、采购人员最多,共计26人;销售、行政、设计、工厂共计19人。大疆表示,在供应商引入决策链条中的研发、采购、品控人员存在大量腐败行为,其它体系也存在销售、行政、售后等人员利用手中权力谋取个人利益的现象,腐败造成损失保守估计超10亿元人民币。

互联网公司后勤行政领域的腐败同样屡禁不止。今年6月24日,字节跳动通过内部邮箱向员工通报了2起以权谋私的案件,2017年至今,其行政餐饮前负责人共计涉案1000余万元,EA(行政助理)前负责人涉案600多万元。目前二人均已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立案并采取拘留强制措施。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企业高管被卷入互联网反腐案件的现象也越来越频繁,涉事高管的职位从副总裁、轮值总裁到企业实际控制人均有所波及。南都记者统计发现,在2020年上半年曝光的互联网反腐案件中,已涉及超过10名中高层管理人员,占总体涉案人数比例接近10%,包括百度集团副总裁、喜马拉雅市场部副总裁、滴滴某部门高级总监、美团某事业部部门总监等。

从南都的数据库来看,2015年互联网企业中高层腐败案件一度最为频繁,共曝出8起,2016年和2017年逐年减少,但在2018年又出现增长态势,共曝出5名中高层腐败案件,2019年在互联网反腐的浪潮下则曝出26名中高层管理人员腐败舞弊案件。

8成以上案件与第三方关联

分析今年上半年曝光案例可以发现,互联网反腐案例中,绝大多数伴随着供应商、代理商等外部合作伙伴的违规行为。2020年上半年曝光的互联网反腐案件中,8成以上的公司在与第三方进行商务往来时发生了腐败行为,包括但不限于接受供应商与代理商的贿赂、向第三方代理人索取钱财、汽车、收受采购回扣、暗箱操作中标、为利益相关人暗中提供“帮助”等行为。

从处理结果来看,互联网公司对于腐败涉案员工的处罚力度也在加大,一方面是加强对内的员工管理制度;另一方面则是对平台商家、合作伙伴进行警告和处理。

据美团通报的2020年一季度生态反腐刑事打击案件查处结果,2020年1月至今,美团共查处各类刑事案件12起,移送公安机关33人,其中内部员工7名,包括LBS平台两轮事业部硬件业务总监朱昊等中高层管理干部。同时,被查处的还有合作商人员26名,主要是因行贿、参与骗取平台补贴被警方刑事拘留。

今年1月份,美团CEO王兴在美团年度战略沟通会上发布了“美团七条”廉洁自律宣言,美团联合创始人穆荣均和王慧文参与,一百多名高管共同宣誓。此外美团还曾发布《告合作伙伴书——美团廉洁合作五知道》(简称“五知道”),以从制度层面禁止员工吃拿卡要,防止合作伙伴舞弊、贿赂。

拼多多则在3月30日向数百万商家公布了一批因为违背诚信经营的原则,为谋取自身利益,对平台员工进行贿赂的商家名录。因为上述行为触碰了法律底线,拼多多平台表示依法依规将涉事商家的店铺全部清退,永不合作。

4月29日,拼多多再次发布一季度廉正白皮书,自2020年1月1日至今,平台共报告各类刑事案件18件,公安机关共刑拘涉案人员28人,其中3名拼多多员工被国家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或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另有6人被公司开除并永不录用。

早在2017年,滴滴就对外发布《滴滴出行合作伙伴廉正合规奖励试行方案》,对外部合作方举报滴滴内部违规人员的行为进行现金奖励。后针对内部员工出台了《滴滴诚信合规行为守则》《反腐败总政策》《高压线政策》等,并面向外部合作伙伴出台了《滴滴合作伙伴商业行为准则》。

“合规是公司治理的一种方式,最早是道德责任,但从1990年开始变成法律问题”,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称,目前国际上常见的企业四大合规风险即:反商业贿赂、反垄断(有的地方可能是反洗钱)、涉及出口管制和个人信息保护。但不同企业的重点风险领域也不相同,“国有企业普遍的风险是商业贿赂;民营企业案发率最高的是税收问题、融资问题,如虚开增值税发票、传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贷款诈骗、集资诈骗等”。

此外,陈瑞华强调,90%的公司腐败风险都来自第三方,如代理商、经销商、上游供货商等。“全世界的公司治理都强调第三方的风险,企业里有一万个员工都在控制范围内,如果发展一个代理商后不进行管控,早晚会爆发问题”,陈瑞华指出。

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律联企业合规研究院院长姜先良向南都记者表示,互联网企业的反腐规章制度主要涉及两大类约束对象:一是针对公司内部高管人员和员工的,二是针对公司第三方合作商的,但目前的互联网企业反腐规定,主要存在的不足是规定的内容不全面不细致,无法充分结合经营全面梳理出合规风险点。

出品:南都商业数据新闻部

本文链接:http://gdsoa.cn/Article/20200709/27779.html 点击复制链接
分享到: